炭火燒肉

關於部落格
後背包
  • 11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“高考工廠”何以屢遭質疑?

  □何 龍   繼安徽六安的毛坦廠中學之後,河北省衡水中學再以“高考工廠”受到人們的關註。儘管記者很難進入這所“神一樣的學校”,學校的領導和老師對記者也守口如瓶,但鄭州晚報記者憑著外圍採訪,還是呈現了這所“高考流水線工廠”的“生產狀況”。   一本上線率86.6%,二本上線率99.3%,104人被清華北大錄取;今年河北省文、理科狀元均被衡中包攬,並有9人進入河北省文科前10名,6人進入河北省理科前10名;河北省文理科前100名……   這就是衡水中學2014年的高考成績單,它足以讓絕大多數的考生及其父母垂涎驚嘆。但在成績單的背後,卻隱藏著同樣令人驚嘆的景象。   衡水中學的學生每天10節正課,加上一節早讀和3節晚自習,一天要上14節課,每天學習時間近10個小時。學生平時被禁止出校門;男女同學互相請客、發短信、贈禮物、一起進餐等等,都被視為“男女生非正常接觸”而受到處分。   學生甚至不能在自習課上喝水,不能與同桌講話,不能照鏡子,不能大聲笑,不能咬筆,短褲和裙子不能高過膝蓋,不能留怪異髮型,女生不能佩戴首飾……   如此嚴厲的清規戒律看起來是對人情人性的刑罰,以至於有人說:“在衡中生活了3個月,才明白什麼是人間煉獄。”然而,對無爹娘可拼,無關係可求,無蹊徑可走的“三無學生”來說,能考上大學,尤其能考上重點大學,他們就有機會迎來命運的拐點。為了改變命運的軌跡,苦數月,累數年,少時辛苦老來甜,這就是廣東人所說的“食得鹹魚抵得渴”。   在中國人的人生哲學里,一直都把苦讀苦修當作對未來美好生活的投資,人們都“寶劍鋒從磨礪出 梅花香自苦寒來”、“少小不努力,老大徒傷悲”、“吃得苦中苦,方為人上人”、“欲求生富貴,須下死功夫”等格言當作人生座右銘。   而在體育、武術、雜技等方面,為了冠軍,為了名次,為了榮耀,為了獎勵,也同樣有封閉式的訓練,非人般的苦練。所謂“臺上一分鐘,臺下十年功”,說的就是十年苦功,其辛苦的程度,比高考前的學習有過之而無不及。   但人們為什麼不去指責競技和表演方面的苦學苦練,卻對封閉式的高考苦讀有諸多的批評?   這也許關乎教育的價值觀。在蘇格拉底看來,教育是把我們的內心勾引出來的工具和方法。最有效的教育方法不是告訴人們答案,而是向他們提問。思想應當誕生在學生的心裡,教師僅僅應當像助產士那樣辦事。   “高考工廠”顯然不是“勾引”學生的內心,不會當思想的助產士。他們扮演的角色是奶瓶。他們把學生當嬰兒,不管嬰兒想不想喝奶,也不管奶中有沒有三聚氰胺,他們都只管灌奶。在我們的教育體制下,學生基本上被要求接受現成的知識和答案而無須提問。這種“高考工廠”用統一的教育模具,其產品大多與創新齟齬,與人文相悖。   因此對普通學生和家長來說,不管“高考工廠”是“環保企業”還是“排污耗能”大戶,無論“產品”是良品還是次品,只要能成型出廠就萬事大吉;但對社會而言,倘若教育出“次品”,則既耗費大量的成本,在出廠之後,還要耗費人力物力去維修;更堪憂的是,在維修之前,這些“產品”可能已經產生“負作用”了。   何 龍  (原標題:“高考工廠”何以屢遭質疑?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